simo

只是個默默無名的小人物

一期一振的大哥生活

我的名子叫做一期一振,眾所皆知,我是栗田口的大哥,大家都只看到我風光的一面,卻沒看到我辛苦{悲慘}的時候。

做大哥有很多的工作,比如說解答弟弟的疑問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秋田:哥哥,哥哥為甚麼人要吃飯呢?

一:因為不吃飯會餓阿

秋田:那為甚麼人會餓呢?

一:因為人活動需要能量

秋田:那為甚麼人活動要能量呢

一:……

有時還必須做牛做馬

一:阿累了一整天來看個書好了

鯰尾:哥哥哥哥跟我講故事好嗎

一:好吧,說些甚麼呢…

一:結束了來看書吧

五虎:哥哥,你知道老虎他們去哪裡了嗎,幫我找好不好

一:…好吧

一:{我們找遍了整棟本丸才發現就躺在他的房間裡呼呼大睡}

五虎:對不起!!!浪費了你的時間

一:沒關係沒關係,找到就好

一:來看書吧

骨:哥哥

一:算了,去睡吧

最多的就是調解紛爭

亂:嗯…哼哼哼哥哥哥哥,愛染又欺負我

愛染:是你自己太愛哭,跟膽小鬼一樣

亂:你看你看

一:好了好了,你們倆別…

愛染:膽小鬼膽小鬼

亂:哼,愛染最壞了

一:別…

愛染:我哪裡壞,這明明就是事實,為甚麼不能講

亂:就壞

…….

一:{當我第n次被打斷時我的小宇宙終於爆發了}

一:別吵了!!!!!!!!!{世界終於清靜了}

一:阿…完了

愛染.亂:嗯…..哇!!!!!哥哥好兇{哭}

唉我上輩子到底造了甚麼孽

END{讓我們為大哥默哀三秒鐘}


刀劍破壞

今日一就跟著自家刀劍們出陣

鶴丸:阿~阿~好累阿,終於可以回家吃飯了{中傷}

三日月:是阿,最近歷史修正主義者們越來越強大了呢{輕傷...累死我老人家了}

審神者:你們的傷不要緊吧

鶴丸:沒事沒事~好得很,你看喝{揮刀}

三日月:一點小傷而已不足掛齒

審神者:那就好,趕快回家吧!晚飯應該已經煮好了

鶴丸:ya~今天晚飯式炸豬排呢{開心}

三日月:ははは{經典阿}

審神者:[心聲}我曾經以為這樣的日子會依職這樣持續下去,雖然我知道他們總有一天會在戰場上消亡,但是我沒想到這一天會來的這麼快...

三日月:小心!!!!!!

審神者:哇!!

鶴丸:沒事吧!

審神者;沒事

鶴丸:看來今天還有一場硬仗要打

三日月:是阿看來晚餐得晚點吃了

審神者:不要勉強不行了就逃吧

鶴丸:可以得可以的主人就看著我們的英姿吧

戰場上刀光交錯,昏眩迷亂,但是我看到了敵人在不斷的增加,宛如不死一般,鶴丸與三日月從一開始的從容到感到有些吃力

鶴丸:不行被包圍了{怎麼辦再這樣下去會全軍覆沒,只能...}

鶴丸:三日月!快帶主人走!

三日月:你想幹嘛?!

鶴丸:再這樣下去你我都得在這裡陪葬,這樣至少還有一線生機

三日月:你!...我明白了

審神者:你要幹嘛,喂!放下我!

三日月:你要活著回來,一定

鶴丸:當然我是誰阿

審神者:放開我,鶴丸!鶴丸!!!!!

鶴丸:他們走了{主人,我知道總有一天我會死在這個戰場上,跟你一起生活的這段日子,我...真的很開心,希望你不要因為我的死而傷心}

鶴丸:嗯!....好疼阿,真的要死了嗎{意識逐漸遠去,手裡的刀不斷的機械式的揮舞,為的就是能為他們爭取多一點時間...}

審神者:不要!!!!!!!!!!!!!!!!!

審神者:鶴丸...消失了

三日月........你說話不算數{小聲}主人快走吧不然他...就白犧牲了

離那件令我痛徹心扉的事,已經過去那麼多年了,但我永遠不會忘記,曾經有一個人,會躲在暗處出來嚇我,會逗我玩,會摸著我的頭說主人你的劍術進步了呢!

我也沒忘那個夜晚他舞著劍的身姿,我想我可能永遠都無法忘了它吧...鶴丸

END